偶尔写一写想写的东西就挺好。不希望有人特意来跟我撕逼—
等一个浮生归来。

青云

表示蜀山战纪这剧情我有点醉……但是就是觉得挺喜欢青云这姑凉的……但是并不希望她跟丁隐在一起……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写篇文,给青云一个归宿。【不定期填点东西】

章一
周青云独自一人下了山。
与弟子们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办,其实不过是这掌门做得太累,偶尔的偷个闲罢了。
她突然就想去西域拜祭她的生父。

西域。

周青云向父亲行了三拜九叩大礼,正欲离去,转身便碰上了寻仇的……
这谎话果真说不得,如今弄假成真了。周青云摇头叹一声。
青索剑出鞘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周青云睁着眼回忆完了下山缘由与部分能记起的经历,有些吃力地望向不远处默立着的男子。
“多谢救命……”
那男子不答。
周青云眼眸又转而望向顶端素帐,似是自言自语了起来“我爹……是西域妖人……我所属的蜀山……与西域是水火不容的……我直至现在仍怨命运不公……我爹……居然是我自小就立志要斩灭的西域妖人之一……我这个蜀山掌门……真是个笑话……”
“我曾爱过一个男子……但终究他对我没有情……我放下了……我想,或许我只是因为羡慕他与玉姐姐的那种情意……”

周青云断断续续地说了许多,最后终于没了力气,空间里只余她有着急促的呼吸声。
良久,那男子突然开口道:“你先帮我,不必谢我。”
周青云闻言想起了方才未想起的画面……
她打伤了寻仇的,在回蜀山途中遇到一男子正与几只妖物苦战,她想那男子应是善的一方,便出手相助……不想那妖物实在厉害,最后自己也被伤,眼前一黑便昏迷过去。
“…………”周青云思至此,也不知该说什么,便也沉默。
之后几日,二人便在这沉默中度过——那男子也不曾喂她喝药,全靠她自己勉强提起真气,尝试自己疗伤。

约莫十日后,周青云的伤已经好了大半,便向那男子辞行:“不论如何,青云多谢救命之恩。敢问少侠名号?”
那男子淡淡扫她一眼:“不必问名,你我本萍水相逢,后会无期。”说罢,身影一闪,便不见了踪影。
周青云环视一圈,确然再寻不到男子踪迹,便也离开这呆了十几日的小屋。
后会无期了罢。

章二
然而相会望无终是有。
半年后,周青云想着许久不曾到人间热闹处,便又寻了个由头下了山。
便是如此与他再会。
周青云依旧是一袭绿裳,不同的是,她戴着当初与丁隐等人去西域时的那额饰,原本束起的青丝散开,长至腰间。她无意间回首,见他,杏眼微眯,长眉一弯,便是嫣然一笑。她朝他处来。
他微微一怔——连他自己都不晓得为何因她一笑而怔住。
她近前,笑问道“少侠,你这是要去何处?可有青云帮得上忙的?另……你我再见,也是缘分,如今,可否报上名号?”
“…………于蛟。”他斟酌半晌,还是这样报了。
“少侠名字真特别。”她依旧是浅浅一笑,而后想起什么:“于少侠,你这是要去何处?有何事?青云可否帮上忙?”
“…………”于蛟正思索该如何作答,突然二人前方一片哄闹声,仔细望去,混乱的人群中,有一小群身着白衣的人手持着剑朝他们二人处来。
于蛟啧了一声,转身就疾步离去。
周青云只思索片刻,便心中了然——看来,于蛟是在躲仇家。
她追了上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心目中的青云呢,是爱笑,开朗,该豪爽的时候就豪爽,该温柔的时候就温柔。明眸善睐,巧笑倩兮。总之本来挺好的一个姑凉,喜欢上丁隐之后就变味了……
周青云追上于蛟时候,他正与那群白衣人酣战。
她唤出青索剑,上前助他。
于蛟的剑通体暗黑,剑身短小,看似无甚威力,实则削铁如泥——那些白衣人的兵器根本经不住它一斩。
有了周青云相助,这场战斗早早结束。
他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归剑入鞘。而后右手凝聚真气,就要朝那些只是被周青云打晕的人下手。
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周青云挡在那些人前:“于少侠,你放他们一条生路吧。凡事不要做得太绝。”
他眸光冷冷:“你可知,他们是何人?他们便是你口中最憎恶的,自西域而来的妖人。”
“即便如此,打晕他们便是,没有必要取他们性命啊!”他 “你不是怨恨西域妖人,为何又要留他们一命?”
“我是曾怨我命不好,怨我爹为何是西域妖人而怨恨所有西域妖人。但……方才我想通了。我想……他们其实和我们没有区别。西域也有善良的人,就如我爹,就如屠梦……”
他望着她,徐徐开口道:“世人皆因妖人嗜血伤人而畏惧他们,你可知黑蛟族?他们便是传说中最嗜血的族群。”
“那只不过是传言,我不相信,”周青云淡淡道,“我相信黑蛟族亦会有心善的族人。”
他闻言心中一动。
而周青云在等他的答复。
因他生得高大,故她只能微微仰首与他交谈。她仰首至颈部微酸,方听见他的答复:“好,今日便放过他们,”他转身,“这只是个开始,后面还会有追兵,你勿再跟着我。”
周青云却是摇了摇头:“不,你有难,我岂能坐视不管?”
“我们这样沿小道走反而招摇,不如我们混进庙会,他们也难寻我们。”
说罢,也不论他允不允,就拉着他往闹市去。

她与他就如此一面逛庙会,一面躲追杀,游刃有余。

时已薄暮,他道:“他们已离开,今日多谢。”语罢又是身形一闪,便不见踪影——一如初见时那般去无踪。
周青云笑笑,亦是御剑而去。
有缘自会再相见,无缘强求也是无用。
再者……周青云觉得,她纯粹只是为了报恩罢了。
章三
“母亲,这封印何时能够破除?儿子想去更广阔的天地!”一条尚未能够化形的小蛟龙向正单手支颔出神的中年女子问道。
那中年女子直起身子看小蛟龙:“你如今连化形都未能做到,谈何遨游天地?青龙与白虎合力下的封印,岂是说破就破的?那他们二族作为神兽,也未免太无面子。”
小蛟龙不满地甩了甩尾,激得水一阵波动:“为何他们便能做得神兽,我们却不能,我看他们也未必打得过我们族人!”
“哎……你不懂,当年……不过如今,或许长老与族长会改变这一切。”中年女子长叹一声,欲言又止,转而喃喃一些让人云里雾里的话。

蛟龙神殿。
一位衣着繁复,须发皆白的老者听罢殿下人的通报,拄着木杖,重重击了数下地面,似是遗憾万分:“怎么会是这样!”
在殿下跪着,皆着墨衣的众人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开口道:“他为族长不妥,还望长老废而立新!”
被尊称为长老的老者久久不语,似是在斟酌利害。
“哼,只怕是某些无用之人恶人先告状罢?”大殿内兀地响起一声冷哼,继而一个人自黑暗中走出——竟是于蛟。
“长老,”于蛟恭敬地作了一揖,“我兄长为族长,从来一心为蛟龙族,还望族长勿要听信奸人挑拨离间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长老仍是不语。
于蛟又接着道:“此次也是兄长助我,我方能突破封印。这次去往凡人之界,颇有发现。”
“哦?”长老示意于蛟说下去。
我曾遇到一来自蜀山女子,在与她逛……躲避青龙白虎族人途中,得知他们蜀山先辈曾用南明离火剑在西域设下封印,若南明离火剑离位,封印便会松动。她与我说,其实所有封印皆有破除之点——即封印之眼,只要击破封印之眼,便能破开封印。我们黑蛟族属阴,又是位于水下,江阴为南,故封印之眼位于南方。我再三打探,基本可以确定,青龙白虎下的封印之眼,便位于我们可见星宿龙心位置。”于蛟顺口就要说漏自己与周青云逛庙会之事,幸而及时改口,长老并未察觉不妥。
“好……好!”长老似是兴奋至极,木杖又重重敲击在地面上,“这困了我们数百年的封印,如今终于要破了!”
殿下的众人又是面面相觑,最后虽不甘心,却也只能将废族长之事作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— —
作者碎碎念:我其实觉得……老人家不必那么激动,地面要被敲坏了😂我真的好想跳过这段铺垫直接进入热恋啊……………写死我了……

章四
“便将破封印之日定于阴气最盛之时。”
消息传得甚是迅速,只半日,几乎整个黑蛟族皆知。

是夜,南面封印边缘。
于蛟仰首凝视星辰,想起来前与兄长的交谈——
“哥哥,你是族长,这破封印之事本应由你来……”
“不必多言,我从不曾追求这些虚无之物,”黑蛟族长拍了拍于蛟肩头,“这破封印之功任谁得都好,只要能让我们的族人解脱。”
于蛟闻言也只能颔首应下破封印之事。
思绪至此断,于蛟不再多想,唤出佩剑,双手凝聚真气最后汇于剑身,朝着封印之眼重击。
“轰!”只听得一声巨响,于蛟与剑被反弹出一丈远,而封印岿然不动。
于蛟咬牙,又提气再击封印。
………………
蜀山。
“掌门,掌门!”有弟子不通报,急吼吼地就闯了进来:“青龙与白虎族人前来求助于掌门,他们……”弟子还未禀告完,在周青云一旁的张祺便开口道:“妖人能有何事?不过便是争斗不过他族,方来求助,掌门不必理会。”
“青龙与白虎族地与我们蜀山相邻,多年来他们一直不曾进犯,也不曾祸害黎民百姓,姑且听听是何事。”说罢,周青云示意弟子说下去。
“他们说,他们的先祖,将嗜血凶残的黑蛟族封印于江下,多年来保得一方平安,只是今夜,他们察觉有人冲击封印,封印已开始松动……他们如今族人多还分散四海,人手只怕不足以抵御黑蛟族……望掌门帮助他们,一同巩固封印,以免苍生之难。”
周青云听罢,默然思索良久,道:“好,我这就下山,”她转身,“师兄,你便替我暂管蜀山事务。”
张祺颔首:“多加小心。”
“嗯,我去了!”周青云唤出青索剑,御剑而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碎碎念:又要见面了!!我写到这我容易吗我……今天我不想更了😭半年之后再更好不好!!

注意!注意!注意!
因为三次元事务繁忙,作者决定暂时停更,快则三五月,慢则半年,再恢复更新。【本来是想直接玩消失的,但想到还是有人在看的,所以说一下。】
放心吧,恢复更新后肯定勤奋写文,虽然感情铺垫有点长,但还是会让看文的人很快看到他们热恋的= ̄ω ̄=

!!!恢复更新! 我我我还要再拖几天……
评论(14)
热度(8)

© 何处桃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